ASIAN AMERICAN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Houston 8020 - UNITY IS POWER

   2015 Houston area election endorsement


Mayor                                     Adrian Garcia

Controller                               M.J. Khan

At-Large Position 1               Tom Mc Casland

At-Large position 2                David W Robinson

At-Large Position 4                Amanda Edwards

At-Large Position 5                Philippe Nassif

District A                                 Brenda Stardig

Disrtict C                                 Ellen R Cohen

District F                                 Richard Nguyen

District J                                 Mike Laster

District K                                 Larry Green


Propsition 1 (HERO)               For
Proposition 2 (Term Limit)      For


問:HERO是一個爭議性比較大的法案。特別是性取向那一條款,在華人中引來普遍的抗議聲。作為一個僑界著名的PAC組織,80-20為何支持此法案

問:HERO是一個爭議性比較大的法案。特別是性取向那一條款,在華人中引來普遍的抗議聲。作為一個僑界著名的PAC組織,80-20為何支持此法案?


黃:英雄法案的本意是確認亞裔在就業,承包市政工程時,有足夠的保障,這就是所謂的equal right的內容。所有我們都面談過的候選人(包括所有的市長候選人和市議員,總共面談了超過60名),才做出的支持決定。我們面談的候選人來自各個族裔,他們絕大多數支持這個法案,只是覺得文字上需要做小的修正。這些修改可以在執行後,通過市政府的行政命令解決。
在休斯頓市的選舉中,共和黨從來沒有拿到太多席位,特別是休斯頓的市長選舉。到目前為止,休斯頓沒有出現過共和黨的市長。本次60人中共和黨只有三五位而已,沒有發言權。equal right的平權保護內容,最終演變為廁所議題的爭議,很大程度上說有些地方的共和黨主席炒作HERO法案的結果,說男生可以上女生的廁所。
問:可是法案中確實有如廁的相關規定。許多家長擔心不能以證件上的性別選擇廁所,而已自己的主觀意願選擇如廁時會帶來混亂和可能的性犯罪。
黃:性取向不是此法案的重點,但因為炒作,大家就變成只討論廁所的問題了。這個法案真正的目的在於就業和承包市政工程時少數族裔有沒有受到平等保障。我們討論的結果認為此法案對於亞裔是有利的,細節可以用行政命令比如男人只准用男廁即可修正。
在性取向上,我舉一個例子。一位女性,穿著打扮全是男性風格,去男廁所上廁所,有沒有人管她?她自己進到廁所的隔間,不會有人管她。反過來,如果是一個泰國的人妖,不管他出生時是男性還是女性,但他的打扮和認知都是女性,他使用女廁所,會有問題嗎?我覺得一個人,如果他/她的性別取向有問題,穿著的風格也會變化,去他/她認同的廁所,並不是一個大問題。休斯頓有500萬人,亂用廁所的事情在實際生活中發生概率很小, 德州 Dallas, San Antonio, Austin Cities 早已通過多年從未有任何事故。相比,華人需要在市政府的承包工程中或市府就業進一步承接市府工程的公司內受到保障才是更為重要的議題。
問:您的意思是法案要看大局,不要為小節所迷惑?
黃:就像我之前所說,共和黨人在休斯頓的選舉中沒有發言權,他們鼓動了多少人參選才只有三,四個候選人。這三位共和黨候選人中還有一位支持現任市長Parker,認為她做得很好。回到HERO法案上,我們應該要看一個大picture,看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要受偏激言論的影響。這個法案確實不見得會通過,可是我們做支持的決定只是想要把另外一個問題凸顯出來:這是一個平權法案,對華人是很重要的。一隻大大灰象若有一小小紅點請勿說整隻是紅色, 再進一步說因沒有紅色象, 就投票說他不是隻象.
問:聯邦已經有平權保護的法案了,為何支持HERO法案還是很重要?
黃:在承包工程上還是沒有得到很好的保護。電腦、園藝、維修等各式各樣的市政承包工程的,我們華人拿不到萬分之一啊,即使我們投標的價格比白人低5%或10%。而且拿到工程是一回事,後續還有許多事情。比如一個白人拿到一個100萬美元的工程,做了一個月就可以拿到1/3款項。但華人有時候做完了,都拿不到1/3,對方付款的速度也低於白人的。這種事情不時在現實生活中發生。如果HERO法案可以通過,我們可以據此向city申訴。如果沒有平權法案的保障,真是申訴都無門啊。我們少數族裔在某些方面確實是吃虧的,這就是華人要爭取的。
問:這種現象跟華人從業人數本身少和語言上的劣勢有關系嗎?
答:是,有這方面的因素。但在平權法案的保護下,如果同個報價,引用這項法案,就很可能得到這項工程,假如華人也去投標的話。我們至少要在這個部分保護他們的權益。因為大的工程和city的工程都被白人壟斷了,我們不想挑起種族問題,但事實上確實我們的權益受到忽視了(也可能市政府做的宣傳不夠,這裏有各式各樣的原因)。但有了這個平權法案,政府就會努力朝更好的方向去做。如果沒有這些保障,比如平權法案被否決的話,更沒有人理會少數族裔的利益了。因為華人確實會因此而受惠,所以我們支持。一個法案只是部分瑕疵需要修正,那是不是因此就把它否定掉了?我們的看法是不應該。
問:事實上,監督上廁所的每個人是男是女是缺乏可行性的。問題是把它寫在紙面上,就會被認為是一個對安全的威脅。
黃:法案也沒有明確寫男生可以去上女生廁所啊,並不是說一個男性隨便就可以跑到女廁所啊,只是講不能歧視性別取向。比如這個法案通過了,有個真正的變性人去女廁所,結果被毆打,被傷害了,法律會保障她/他的權利。如果法案說,男生可以去女生那邊上廁所,那這個法案當然要否決。
問:您的意思是這裏誤解居多?
黃:HERO法案焦點轉變成了廁所問題,是有一個來龍去脈的。我們面試的候選人中大多認為法案文字不能再改了,以後在執行上若有問題,可以出一個行政命令作為補充。病態的,非要去使用其他性別的廁所的是極少數,要看一個概率。發生暴力的事案也還未見。
問:可不可以這樣說。這個法案關於性取向的條款是為了保護特別的情形,比如保障當變性人或性取向確實有問題的人,在使用符合他性別認同的廁所時,能夠正大光明的去使用,而不用擔心被非難?
黃:現在一個變性人去領一個結婚證,有可能被奚落。但有了這個法案就是說,你不可以去歧視。這不僅是指廁所,也包括了在公共場所,不能被歧視。但華人該關註的重點不是廁所這裏,而是整體權益的保障。
問:但我們已經有了對平權的保障,為何再出臺一個新的?現在這個和平權法案和之前的,差別在哪裏?
黃:聯邦的平等保護法案並沒有辦法讓每個city都確切的執行。民主的權利都要靠自己爭取,不會自己掉下來的。爭取中文選票我們花了10年時間,曾經我自己掏了3000多元,印中文選票及選舉辦法細節,免費供領取。我們幫忙政府翻譯、做文宣,這之後Harris縣才采用中文選票。不爭取會拿得到嗎?
按照規定,少數族裔人口超過5%,就應該印制該族裔母語的選票。按照人口普查結果,Harris縣的華裔達不到這個條件,拿不到中文選票。對於我們印制中文選票的要求,Harris縣當時說沒有人力和錢,但我們都幫你做完了,理由就不成立了,所以現在有了中文選票。但Fort Bend和糖城的中國人數量也不少,比例也不小,但卻沒有中文選票。為什麽?因為沒有人去爭取。聯邦法給了你這個權利,但人們要去用起來。要讓聯邦的法案在地方真正執行,需要再表決一次。不去投票,就談不上什麽權利。
問:這次是Houston市的選舉,是不是說這個法案通過與否,和住在Katy外、糖城等周邊地區的人沒有關系?不影響他們的生活?
黃:這是一項影響休斯頓city的範圍,Houston的選舉。很多積極發言的華人很不幸大部分都不住在休斯頓市,他們沒有投票的權利。
11月3日有多個議案投票,比較復雜,這也是我們推動中文選票的原因之一。很多名詞英文每個字都看得懂,但連起來究竟什麽意思,很多人都不清楚。比如district attorney和county attorney的區別,前者是刑事檢察長,後者是民事檢察長,一翻譯成中文大家就懂了。  

還有每張選票都很重要,選舉後多個統計數字出來,有一項是Under vote。有的人只填幾項,其他都不填。選票有效,可是對於政黨來說,他們在乎的是那些填完選票的人。如果華人99%只是填完最上面的,其他都不填或者參加活動就只是為了與候選人合影,那麽人家以後就不會重視這個區的意見。能夠看懂一個選票,把它投完,也是很重要的。最不得已,你就選黨派。但要注意萬一你支持的華人是另外黨派的話,要先選黨派再勾選那個席位,不可顛倒,否則就被替代的。我們鼓勵大家把選票都投完。
問:這是一個令人重視的問題。把全部選票填完往往意味著你是一個比較認真的選民,候選人願意與這些能夠完成自己職責的公民去談政治議題。我們總是說融入美國生活,主流生活,其實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做一名負責人的公民。
黃:是的。尤其是在所謂的雙數年,大選年。
問:參與一個政治活動,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公民,是要花精力的,是要學習的,不是說自然而然就會的。
黃:我們在美國要待許多年,要經歷許多選舉,我們有必要花一點時間去了解,至少不要犯同樣的錯誤。不要外面傳什麽就相信什麽,要看大一點的格局。